大内高手

【迪拜,我打马经过】

后山蝴蝶:




◎后山蝴蝶

这个国家由信仰和金子堆成

奢华

只需看过,不用走近,

古老的故事像夏天里的人们,轻摇折扇

走出花花绿绿的梦境

----写在前面



 

眼看海水就要干了,我要给你寄封信,说说这万里之外的云上锦绣。

似乎是为了纪念,却是一个人的纪念。

若水望穿水的世界,心就荒芜了。



这云外的风景离宋朝江山有多远?

那一年的丛林里我看见枝上柳锦;那一年的天涯没有等到我长高,就被风吹散了。

灯盏修行了百年终究没能等来一滴雨,另一个我在街角的梵音里做着宋朝的梦。

这又是一次千年的横穿。



站在塔顶,往事远了又近了。

看看上帝眼里的这个国度,蓝色的是海水,黄色的是沙漠。

一声叮咛从亘古传来:

地球为什么是圆的?是为了让分别的人能再度重逢。


 

阿拉伯的神灯和一匹骆驼。

走在这条街上,说不清的迷幻与疏离。

笔挺的男人轻甩雪白的衣袖,空气里就扬起奶酪和椰枣的味道。

象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情事,在交错的时空里慢慢升腾。

我只是过客,后来一直没有遇见归人。

都八年了。

他肯定是返回了骆驼的背上,栖息在那片离海最近的地方。



白色的建筑如同巨大的玻璃镜子。

从这幢建筑前经过的人们,影子都无比虔诚。

我看到他们眼角无比虔诚的皱纹,每一道都被若隐若现的白光吞噬。



如旗帜般飘在海上,那么多膜拜的目光或者深邃或者悠远。

夜色深了,却不能让月亮的透明凉一些。

海滩缓行,举杯咖啡与漫天星光对饮,等海上轻雾做霓裳。

这童话般的时光,一不小心让裙角染上旧梦烟尘。

一枚词语从东方遥遥赶来,等风吹成一粒种子,独自走天涯。



一定是前世那惊鸿一瞥的回眸,

所以,注定了今生一直在追寻的路上。



一滴水穿过五月,天空泄露大朵大朵的轮回。

白色的屋顶之上,风现了原形。

远处是荒漠,椰枣树与一粒沙的卑微不远

一尾鱼与另一尾鱼相遇,此刻,江南岸春风正绿

又是一次唯美的抵达。



一艘船经过的时候,咖啡的香气锁在故事里

沙漠里的人们在举行盛大的仪式祭奠雨水



行走是禅。

每年都有一段时间在无所事事地忙碌,日子过得不悲不喜。

禅语,我终究不懂与孤独的距离。

笔尖被回忆的光阴弄疼,抒写自然与宁静。

万里山河,百年烟雨。

月风穿过。



  
  

--------------------------------------------------------------------------------------------------------------------------------------

 
  

  


 

  

  

  

  

  

  

  

  

  


  


 


2014年的最后一天,太阳在黑暗里奔跑

后山蝴蝶:

◎后山蝴蝶



2014最后一天,我坐在时间的光影里回望。

披上月光,朝我心里那个不死的太阳跪拜。

                                                ------蝴蝶



【世界总是在不断倾斜,向着另一个方向】

在翻阅日历的指尖上,时间保持着一贯冷漠的态度。

耳边响起的是光阴呼呼的风声。

2014最后二十天,我停止了思考。

这里的冬天如春天般明媚,没有落雪,没有阴霾,没有风雨,甚至连时令的界限都不明晰。我不明白那些顽疾在妈妈体内蜇伏了多久?那个晚上它们是怎么一起暴发的?

一杯热水,一把五颜六色的药片齐齐涌入妈妈的喉咙,翻江倒海的苦在折磨她的胃,接着就是呕吐,看上去是要把胆汁都吐出来的样子,这之后又生拉硬拽出骨缝间丝丝缕缕的疼,夜夜不休的咳嗽。

苦不堪言。

抽血化验,CT检查从一个病区辗转到另一个病区的路上,我不愿意看到妈妈被疾病折磨得痛苦不堪的样子,安排她在候诊区坐下来。那有一排椅子,上午的阳光正好穿过窗口斜射进来。医生在叫妈妈的名字,我一回头,看见妈妈正蜷着瘦弱的身子孤独而又寂凉地缩在那一小团光影里,就在那个瞬间,我的眼泪哗地砸在地板上。

曾经那么有质感有重量的生命,如今却显得那么轻浅那么孱弱。妈妈真的老了,脸上布满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沧桑,她蹒跚的步履间我看不到深刻了,在光阴面前妈妈是如此的无力和渺小,昔日的光辉成了过境的紫烟,不知该飘往何处。

我手里拿着妈妈的病历,却等来了另一个亲人住院的消息。

我无声地站在住院处的门口,机械地办理各种手续,机械地听病房里的人们说话。

晚上三病区幽深的走廊里聚集着灯光,这里住着我的两个亲人。

从这一天开始,我像一个在梦中行走的人,对于这个世界的疼痛毫无察觉。

那条路,从医院到家20分钟。

每天,我要走很久,很久。




【请你原谅,在2014年最后一天我没有发声】

这个晚上,我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站在浴室镜子前我遇见一只僵硬的鸟,我看不清它的颜色,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要飞到哪里去,它也没告诉我什么是天空。

灯光通明的房间,镜子里却有一波又一波的黑暗张牙舞爪向我袭来。我惊恐地瞪大眼睛,发出一个声音,那声音里出现了些细微的裂纹,犹如一只破损的花瓶,在空气中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屏住呼吸从花瓶的碎片旁经过,我找到了冷却的火焰。

忽然镜子里的脸嘴角上扬带着笑,那笑意是经历了反复煎熬之后对生命有了饱满的感知是来自生命深处的呐喊,我告诉自己要以坚韧的力量和一种古老的方式除旧岁迎新年。

烧水,煮茶,包饺子。

老树茶是前年拿回来的,茶汤清亮纯红,端起来凝视像一颗心正滴着血。

花田向晚,迎面而来的是一岁一枯荣的留白岁月。远山之外故乡里的人们,今夜也跟我一样把尘世间的喜怒哀乐裹在薄薄的面皮里,放进滚烫的开水里一边蒸煮一边畅想来年光景的芳华。

盛茶的瓷碗里飘出的一缕乡愁,像是一双眼睛凌驾于时空之上,俯瞰故土,无边无际。

7年,如同一场浩瀚无垠的梦境,由纯白到浅灰的过渡。电话铃响过5遍,每一声都唤着一个名字在深夜里腾空而起。一些场景历历在目,它们长久地居住在我的灵魂里,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离开。我静静地看手机屏幕的跳跃,静静地回想那些年纵深的情感和无法跨越的羁绊,还有碎在心里的绝望和被蓝色月光切割过的心殇,如此如此。

请原谅我的缄默不语,那一刻我坐在茶烟缭绕水墨山岚的叹息中自守,我不敢再提往日悲喜,将过去掩藏于岁月长河,那是对未来与过去最好的尊重。

若只是一句潜入世俗的问候,怎能配得上你精进淡定的风雅?还是那一道浮桥,还是那一枚青花瓷碗里雪前的茶汤,你的风骨是那京都的月夜,奈良的雨天。巷子深处是谁的木屐叮咚敲击石板路上的苔藓寒凉?细雨轻摇油纸伞的姿意一不留神泄露了你夜行人的气质,途经车水马龙,任谁也无法贴近你的面庞。

时间凝眸,瞬间感动生命的动与不动。坐在新年的曙光里怀想你那里江南的雨啊,场场所都是好时节。







牙牙之怒:

苏得不要不要的(⊙o⊙)


花了两个礼拜时间终于看得七七八八,第五季圣诞专辑的种子坏了,前三季重点复习了几遍。并没有因为大表哥走了就觉得看不下去,丢掉因为喜欢而喜欢和从一而终的情绪,整体还是不错的。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感觉亨利和玛丽的爱没有那么多铺垫吧,说踹就踹,说好就好,情不知所起,但对按季来安排情节来拍的剧来说,也不能太苛求了。

最亲的人之间互相伤害起来真是不遗余力。